一树桃花压相爷 卷二 第九章
  「等等!」连忙拦住身后的官兵,青苔瞧着不对劲,跟着自家主子久了,怎么也能有点聪明劲儿,连忙带着一众官兵藏了起来。
  穆无垠的人瞬间就将那一伙人给包围了起来。黑衣人都傻了,也没想到这螳螂捕蝉还有黄雀在后,一时间都被押在了地上,不得动弹。
  桃花眨眨眼,回头看过去。
  护卫分开一条路,中间走出个锦袍上有四爪龙纹的男子,面目儒雅,眼神炙热。
  「怎么会是你?」景王三步并两步地走到她面前,伸手就抓住了她的肩膀,面上有狂喜,也有恼怒:「你在这里干什么!」
  她才想问呢,怎么哪儿都是这人啊?桃花内心很崩溃,面上还是得楚楚可怜,余惊未定地看着他:「贵…贵人?」
  「我找得你好苦!」上下打量她一圈,穆无垠是很想发火的,毕竟这个女人差点害得自己被父皇重罚。
  然而,一看她的脸,再看看这无辜的眼神,他又觉得舍不得了,伸手就将她死死抱进了怀里。
  「以后就跟着本王吧,不要再离开了!」
  桃花嘴角抽得厉害,手尴尬地伸在两边,回抱他也不是,不抱也不是。这时候遇见了,该怎么收场啊?真跟他走了,沈在野非把她大卸八块加了辣椒炒了不可!
  事发突然,也就是考验一个人真正演技和瞎掰能力的时候了!

  深吸一口气,桃花掐了自己一把,眼里迅速蹿上泪水,推开他道:「贵人这样的身份,哪里是小女子可以高攀得起的?您上次能让人将小女子绑走丢掉,这次又何必装得一往情深?」
  什么?穆无垠一头雾水,好奇地看着她:「本王什么时候叫人把你绑走丢掉了?本王一直在找你……」
  「骗子!」桃花扭头,抬袖伤心地挡着脸:「你们男人都是骗子,一边说要对我好,一边又派人加害于我,早知会发生这么多事情,小女子一开始就该回家乡去了!」
  「你别哭。」穆无垠有点慌,手足无措地看着她,又扫一眼周围这些碍眼的人,挥手道:「还愣着干什么?把人押回大牢去,你们统统都去外头等着。」
  「是!」
  四周很快就安静了下来,桃花伸手抱着旁边的一棵树,一边急得直抠树皮,一边哭得惹人怜惜。
  「你跟本王说说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」穆无垠站在她旁边,皱着眉道:「本王差点以为你是骗子,要通缉你了,又怎么会派人绑你?」
  「那日在赌场,贵人不是一直在赌钱么?小女子跟您说了先去找爹爹,您应了的,结果小女子刚走没两步,就被人抓了起来,说小女子妖言惑主,不能留在京城,就将小女子绑到了郊外。要不是好心人路过,救我一命,现在怕是早就饿死在外头了!」
  秉着恶人一定要先告状的宗旨,姜桃花信口胡诌,说得声情并茂:「那些人难道不是您的人吗?」
  穆无垠一愣,冤枉极了:「的确不是本王派的人啊!」
  不过,他身边谋臣众多,有人有这样的心思,也一点不奇怪,看来他的确是冤枉她了。
  叹了口气,穆无垠上前拉着桃花的手:「千错万错都是本王不好,你原谅我一回可好?」
  桃花闭眼,咬牙道:「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小女子已经是别人的人了。」
  什么?!
  晴天一道霹雳,穆无垠脸都白了,抓过她的肩膀来就问:「怎么会这样?!」
  「您没见今日小女子被人追杀么?」桃花苦笑:「就是娶了我的那家人,府上的姬妾太厉害,看不得小女子得宠,所以派了杀手来,想取我性命。」
  多么天衣无缝又顺理成章的故事啊!姜桃花觉得自己简直是太聪明了!
  景王的表情很复杂,眼里的神色很受伤,半晌都没能接受这个事实——本来是该属于他的美人,现在竟然成了别人的人了。他辗转反侧那么久,一直惦记的人,竟然成了别人的人了?
  「那人是谁?!」良久之后,他沉声道:「府里的姬妾都敢杀人了,本王也该为你做主,去讨个公道!」
  腿一软,桃花差点没站稳,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了景王一眼:「这……不妥吧,小女子与贵人非亲非故,您贸然为我出头,只会给我惹来更多的祸患而已。」
  先前沈在野说什么来着?景王沉稳谨慎?这简直就是个看见女人就走不动路的傻子啊,她有那么好吗?都成别人的人了他还不肯放手?
  好吧,她承认自己有用媚术,可是也没花太大劲儿啊,他至于这样吗?
  「本王不甘心。」景王闭眼,眉目间全是痛苦:「你既然在那家人那里过得不好,不如还是跟本王回去吧。」
  桃花坚定地抱住了旁边的树,摇头。
  青苔在远处看着,觉得事情不妙,连忙让身后的官兵回去通知相爷。
  沈在野刚做完事回府,却见争春里空荡荡的。正想问人哪儿去了,就听见外头的人禀告:「相爷,青苔姑娘请您往城郊树林去一趟。」
  城郊树林?沈在野皱眉,扫了争春里的粗使丫鬟们一眼:「今日谁来过了?」
  几个丫鬟小心翼翼地答:「顾娘子之前来过,不知道说了什么,咱们娘子便出府去买首饰去了。」
  买首饰能买到城郊树林里?沈在野冷笑,拂袖就往外走,边走边问湛卢:「知道什么情况么?」
  「消息暂时还没传回来,不过据奴才所知,青苔姑娘一早就在官府衙门里用您的名义支了人。」湛卢皱眉道:「既然支了人,怎么会还劳烦您亲自去一趟?」
  沈在野沉默。脑子飞快地转起来,突然想起一件事。
  「糟了,景王今日似乎出城去了西山那边勘察。」脸色沉了沉,他低声道:「不会碰上了吧?」
  他是绝对不希望这两个人碰上的,然而除了景王,他想不明白还有什么人能让她束手无策到要请他过去。只要情况稍微有回转的余地,以姜桃花的机灵劲儿,肯定就自己逃了。
  大步跨出门,沈在野看也没看门口的马车,骑上宝马便朝城外飞奔。
  景王已经忍不住动手了,直接将桃花整个儿抱起来,放上了自己的马。
  「贵人!」桃花有点急:「您这算是强抢良家妇女,不太妥当吧?」
  景王翻身坐在她背后,笑着将她拥进怀里:「是强抢么?你不愿意跟了本王?」
  「虽然贵人看起来有权有势,应该是王爷一类的尊贵身份。」咽了口唾沫。桃花可怜兮兮地道:「但是小女子只想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。」
  「这倒是难得。」景王轻笑,凑在她耳边道:「换做别的女人,早就欢天喜地了,可本王偏就喜欢你这种不慕富贵的样子。」
  「……」老娘改还不行吗!桃花的内心在咆哮,努力想挣扎,奈何这景王身强力壮的,她压根不是对手。
  青苔看得着急得很,躲在石堆后头直跺脚。很想拿石子儿砸景王的手了,然而他将自家主子抱在身前,她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  相爷怎么还不来!
  刚在心里骂了两句,就听见后头有马蹄疾驰之声由远及近。青苔回头,就见沈在野锦袍烈烈,策马如风,飞快地从她旁边经过,朝景王那边去了。
  这动静不小,景王那边的人,包括姜桃花。都纷纷侧头看向了他。
 
 
CopyRight © 2018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
.